1. 主页 > 图片交易 >

专利代理_中国专利高级查询_免费快速

专利代理_中国专利高级查询_免费快速

当涉及开放存取(OA)时,很容易设立临时工。一方面是那些认为所有学术内容都应该是免费的,很少考虑出版过程所增加的价值的人。另一方面,出版商被指责为以牺牲研究团体利益为代价,优先考虑股东利益的公司实体。再深入一点,这些二元的区别很快就会瓦解。一个依靠订阅收入来完成慈善使命的博学社会,应该把这个问题放在什么位置?或者,我们如何适应这样一个事实,即最大的公司实体,爱思唯尔,也是世界上最大的OA期刊出版商之一?花点时间和争论的另一边的人在一起,你会发现他们和你一样热衷于帮助研究人员发表论文。他们只是对如何做这件事有不同的想法。从前线看不同的开放获取利益相关者之间缺乏沟通对作者有很大的影响。最近一项关于知识交流的研究发现,六个欧洲国家的研究人员有时要花一个多小时来支付文章处理费(APCs)。作为回应,许多机构投资于图书馆的支持服务,专利检索及分析网站官网,并同意与出版商达成抵消协议。然而,对作者们来说,这条信息似乎没有被传递出去。《知识交流研究》的作者毛里斯范德格拉夫(Maurits van der Graaf)解释说:"一些受访者没有提到图书馆是OA的信息来源。在一些采访中,提到图书馆安排的抵消交易是恰当的,如何检索国外专利,但受访者往往不熟悉这种发展这个问题是双向的,图片著作权保护年限,出版商也在努力向研究人员传达OA选项。以英国皇家化学学会的代金券计划为例。范德格拉夫指出,"这种代金券制度在法国机构中几乎不起作用,因为很难将代金券分发给研究人员"。把资助者的要求加入其中,难怪很多研究人员在开放获取时会感到茫然和困惑。数据告诉我们什么如此复杂的景观显然需要更好地进行测绘,有些地区的雾正在消散。2009年(在引入OA授权4年后),英国的Wellcome信托报告称,合规率仅为35%。到2016年,这一比例已升至91%。实现这一变化需要与作者、机构和出版商进行大量沟通。2015年,Wellcome图书馆数字服务主管罗伯特·基利(Robert Kiley)宣布,在过去十年里,与出版商共进行了4016次电子邮件讨论。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中,Najko Jahn和Marco Tullney借鉴了开放式APC计划的成本数据,研究了德国研究机构在OA出版费上的支出。出版费从40欧元到7419欧元不等。与此同时,机构报告说,支付的文章只有6篇,多达2800篇。英国联合监委会和奥地利科学基金会(FWF)也在进行类似的数据收集工作。未知未知这些研究对于他们不能告诉我们的和他们能告诉我们的一样有趣。Jahn和Tullney在同一份杂志上描述了APC费用的巨大差异,并承认很难理解背后的原因。报告机制还不成熟:联合监委会承认,数字资产交易系统,它缺乏关于在资助者集体赠款之外支付的APC的数据,而德国的研究是基于参与机构的自我报告数据。利益相关者必须共同努力我们在开放已发表的研究方面正在取得进展,但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开放元数据和业务流程。例如,出版商很可能很快就可以解释价格上的差异,这些差异使机构和研究人员望而却步。商业方面的担忧意味着获取这些信息并不总是那么简单,但是处于不同利益相关者之间的组织正开始促进这种数据共享。其中一个例子是CHORUS,它的目标是让公众获得关于资助研究的内容报告。利用出版商的基础设施,它开发了向资助者和现在的机构报告可公开获取的文章的机制。合唱团的执行董事霍华德·拉特纳(Howard Ratner)解释说:"我们越来越发现,数字版权登记,这是一个三条腿的凳子,涉及到融资机构、机构和出版商。如果你把其中任何一个排除在外,整个事情就完蛋了另一个是版权审查中心(CCC),它正在为gold OA开发一个"机构工具集"。CCC产品管理总监古德里奇(Jen Goodrich)解释说,我们意识到,我们从出版商那里收集的数据对机构和投资者来说都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数据驱动工具将这些不同的利益相关者联系起来,这些工具可以简化工作流程,提高效率由于有如此多的组织参与其中,这些举措提供了一种将不同参与者聚集在一起的方法,并在真实数据中展开辩论。在政治上,"第三条道路"是右翼经济学和左翼社会政策的综合。或许是时候让我们拥抱"OA的第三条道路"——让我们能够利用商业参与者的活力,从而向世界开放研究成果。这篇文章最初出现在《研究信息》上。

本文由速维尔达发布,不代表速维尔达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51soofang.com/tpjy/23652.html